马库斯-斯马特:过往伤痛铸就绿军灵魂

  在孟菲斯大学的运动馆里,身为凯尔特人的球员埃文-特纳正和人们炫耀他的拳击技术,特纳曾经受过一些专业的拳击训练,他说他本可以选择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可是后来他选择了篮球。他和人们说起球队里谁是最厉害的拳击手。他刚开始想着是埃弗里-布拉德利,因为布拉德利的手特别有力,速度也很快,但是他很容易受伤,他的下巴可能是一个弱点,克劳德的身体十分的强壮,但是他的速度可能在他这个重量级的选手中不是很出色,他的灵敏度还有待于提高。他仔细想了一下想到了一个最不应该被忽略的人,那就是马库斯-斯玛特。斯玛特的好胜心是非常的强,他会为了比赛的胜利拼尽自己的力量,他在场上的竞争心让队友十分的惊讶,虽然他的投篮命中率只有36%,但是他的精神可能是球员们最缺少的,有几个人认为斯玛特才是球队的魂,斯玛特凭借他的激情给自己带来了一份4年5200万美元的合同,在他激情四射的比赛里,有很多亮眼的表现,如果斯玛特没有选择篮球,他也会表现得和别人不同。

  如果你想知道斯玛特为什么这么有激情,你就得了解他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对球队来说他是很重要的一名球员,他所拥有的不仅仅是天赋,还有那充满竞争性的精神,他可以为了曾经失去的一直努力直到拿回来所失去的,但是他的这种激情也会影响他的判断,会给他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一些不光彩的小动作以及情绪的爆发会让对手觉得这支球队更加难以战胜,布朗说:“斯玛特就是我们球队的代表,他会带领我们一直战斗下去。”

  在斯玛特小的时候,家里没有篮筐,他的他的兄弟们就用晾衣服的架子弯成篮筐的形状,用袜子包成篮球的样子来打球,他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玩的很嗨,他的妈妈卡梅利亚总是对调皮的孩子们大声吼叫着,甚至孩子们有时候会把房子弄坏。

  斯玛特比他的哥哥们要最少小9岁,他和哥哥们比赛投篮还有单挑,他经常输给他们的哥哥们,他的兄弟们都很会打球。从小时候开始,斯玛特对胜利就很有执念,他要是输了会一整天都不高兴,下一场就会努力赢回来。他总是跟着哥哥们出门去玩,有时候会去对面的一条街游泳,有时候也会去健身房。斯玛特回忆说:“我还和他们去过几次派对呢。”

  但是不幸的日子很快就来了,在斯玛特9岁的时候,他最大的哥哥托德-维斯布鲁克在与疾病长期抵抗了十几年之后还是去世了,斯玛特难以相信他的哥哥才33岁就去世了,在去世之前他的哥哥已经和白血病抗争了18年,但是他一直很坚强的生活下去,斯玛特一直很崇拜他的哥哥,是维斯布鲁克教会了他怎么打领带,当斯玛特面对这一残酷的现实之后,他就变了,他变得容易愤怒并且经常使用暴力。

  有人说斯玛特经历了那件事之后变得抑郁了,但是斯玛特不这么认为,他说:“我没有得抑郁症,我自己感觉到很糟糕,有时候会感觉十分的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好受点,但是我知道我这个样子再糟糕不过了,有很多人在我背后一直默默的支持我给我鼓励,我相信我能度过这次的难关的。”

  看的出来,维斯布鲁克的去世对斯玛特的打击很大,但是他学会了如何化解自己的悲痛,或许是他的哥哥一直在引导着他,他学会了把那些痛苦放到自己的心里。在去年的9月份,他的母亲卡梅利亚因病去世,斯玛特再一次遭遇了亲人离世的痛苦,但是这次他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好过点,他勇敢的回答一些记者关于母亲的问题,他把自己内心的话都说了出来,当说到他哥哥的时候,斯玛特觉得他的哥哥是自己最大的鼓励,他很爱他的哥哥,在他的手臂上有着写给维斯布鲁克的话:“托德,愿你安息。”

  当很多人对斯玛特的表现很惊奇的时候,斯玛特觉得这样的表现和他哥哥相比没什么。在托德十一年级的时候,托德因癌症缺席了很长时间,当他重新回到球场上的时候,他带领球队打进了洲际半决赛,最终取得了德州第二的成绩。那时候斯玛特还没有出生,后来斯玛特和哥哥们一起玩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和他说他哥哥的表现是多么的神奇,报纸上称托德为“逆转男孩”。

  在失去了他的哥哥和母亲之后,斯玛特意识到了有些事情比篮球更重要,有时候在场上飞身去救球,这根本不算什么,维斯布鲁克的人生一直影响着斯玛特。

  斯玛特说:“我的哥哥和母亲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我一直让这些记忆来激励我更加努力,每当我觉得自己心情不好没有动力的时候,我就会想我的哥哥经历了很多痛苦的折磨,我的母亲甚至在生命失去前的一段时间还在经历那些痛苦,我这样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他们的故事让我更加坚强,我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去世,但是在这之前,我会一直努力的奋斗下去。”

  斯玛特的态度让他成为了联盟中最受人尊重的硬汉之一,在年度的总经理调查中,他仅仅排在了雷霆队的史蒂文-亚当斯后面,就连球队篮球运营总裁丹尼-安吉都认为斯玛特每场比赛都会表现得特别拼。安吉说:“我觉得他的这种劲头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里去,他很特别。”

  斯玛特的队友说,一到了一些关键球的争夺,我们都会信任斯玛特去争球,斯玛特在关键时刻很受队友和教练的信任。就拿上个赛季和火箭的一场比赛来说,在比赛的最后7.3秒里,斯玛特成功造成了哈登的两次进攻犯规,球队也因此逆转了实力强大的火箭队。在面对尼克斯7尺3的中锋波尔津吉斯的时候,斯玛特虽然矮了将近一尺,但是他总能干扰到对方的投篮。在上赛季的第二轮季后赛的时候,球队已经取得了3场胜利,在第5场的比赛中,面对76人的强势反扑,正是斯玛特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成功的防住了对方的大前锋,这才让球队顺利的进入到东部决赛中去。在两年前的第一轮季后赛中,教练正为限制对方的米尔萨普发愁,在第四节刚开始的时候,米尔萨普就已经得了41分,教练已经用了好几名球员去防守他,可是效果却十分的不好,但是史蒂文斯想到用斯玛特去防守米尔萨普,这一决定挽救了球队,在被斯玛特防守的最后几分钟里,米尔萨普只得了4分,投篮仅仅是5中1。

  艾尔-霍福德说:“你无法想象他的防守能力有多么好,关键是他还是一个控卫,我难以想到还有第二个像他一样的球员了。”

  和他类似的球员还有安德烈-罗伯森和托尼-阿伦,他们都和霍福德一样外线的投篮命中率很低,但是对于球队外线的作用很大。凯尔特人曾经在2004年选中了托尼-阿伦,从这里开始,球队就特别注重新秀球员的态度是否强硬,安吉相信这样的球员在季后赛对于球队的帮助很大。

  安吉说:“斯玛特对于球队来说很重要,他能让球队走的更远。每个球员都想和这样的人当队友,如果让艾尔和欧文选几个人打5V5,他们肯定会选斯玛特的,因为斯玛特的防守能让球队有很大的提升,球队的风格也会很强硬,所有的人都会一起抢篮板,他会拼命的去防守对方的进攻能力强的球员,和这样的球员一起打球,你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感受。”

  虽然队友对斯玛特的评价很高,但是他的比赛方式有时候让队友十分的恼火。他曾在球队住的酒店里砸烂了相框,他后来缺席了一个月的比赛,他曾经还因为打了马刺的邦纳被联盟禁赛,甚至他还在更衣室里和教练发生争执并且一拳在墙上打了一个洞,这样的表现让很多队友对他有些意见。他在一个赛季的使用率只要13.1%的时候,还会各种强行出手。很多队友都不希望再看到斯玛特情绪化的表现了,至少次数少一点。

  斯玛特对于竞争的渴望很强烈,这也让他变得不太好相处一点。在布朗的新秀赛季的时候,两人就会经常一起打球,有时候斯玛特会表现得特别强势,在每次的单挑中,斯玛特总是用身体冲击着布朗,即使布朗躺在地板上认输,斯玛特还会在旁边说着垃圾话,布朗选择无视他,斯玛特还会喋喋不休的刺激他,这样的冲突会经常在斯玛特身上看到。

  布朗说:“因为我那时候还是新秀,他对我就有很多的要求,我总是不想理他。”

  斯玛特也会想办法挽回自己不好的形象,随着他和布朗接触的更多,布朗对斯玛特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其实斯玛特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布朗笑着说:“他那时候那么对我就是个混蛋,后来我觉得他这么做有点可爱了,我对他了解的更多,就越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做,我现在很尊重他也很佩服他。”

  安吉也有这样的感受,他说:“斯玛特总是对人很真心,但是他这么做也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我想他慢慢的会吸取一些教训的,我想让他能慢慢的学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有时候他的这种情绪会给球队带来很多帮助,但是如果他能控制住自己,他会有更好的表现的。”

  斯玛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受到了裁判的针对,他就想了一些办法去和裁判搞好关系,他会和裁判适当的开一些玩笑,并且仔细听裁判会说什么,也会及时的对一些判罚和裁判沟通。

  很少有人能像斯玛特一样特别渴望胜利,也很少有人知道斯玛特一些好胜心极强的故事。在某年的篮球赛结束之后,斯玛特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菲尔-福特一起打了场双人网球赛,对方是斯玛特的高中助教肯尼-博伦和福特的父亲,他俩都是网球爱好者,斯玛特依然觉得他们会赢,但是球赛一开打,斯玛特就被对方建立起了领先优势,球赛打到了午夜12点还有一局没打完,但是球场灯光熄灭了,比赛结果已经注定了。博伦说:“灯一关,斯玛特就一直在抱怨他们的运气不好,我看的出来,他难以接受惨败的事实,他很想继续和我们打下去。”

  对斯玛特而言,输的这么难看是他很难以接受的,直到今天他还在和博伦争论这个问题,他一直觉得博伦没赢,他认为是博伦和福特提前把灯光设置了时间才让他们输球的。斯玛特说:“他们已经老了,明明打不过我们却总是不承认自己输了的事实。”

  在斯玛特身上,和一些老朋友这样的争吵经常发生,他和几个经常玩的兄弟连上厕所也争,他们比谁先到厕所,谁先吃到东西甚至在人行道上赛跑。在这样的环境下,斯玛特的竞争性很强是可以理解的。

  斯玛特说:“在我家里,你想要什么必须得自己主动说出来,如果你不说就会被忽略,我想要什么从来都是主动去争取的。”

  在一次队里的投篮比赛中,斯玛特明明没有参加比赛,可是他不停的和队友们喷着垃圾话。最近他还和队友瓦纳梅克打赌看谁能坐在场外的椅子上将球投进篮筐,结果斯玛特前两次投篮都没有命中,但是不服输的斯玛特在加倍赌注之后就扔进了第三球,进球之后大声的吼叫着。

  在比赛的时候,他总是给队友布置一些防守任务。霍福德对于斯玛特在球场上的智商赞不绝口,似乎斯玛特总是能比别人先一步看出对手将要执行的战术,这也让他在2014届新秀的胜利贡献值排到了第11位。即使他的投篮命中率很差,但是凯尔特人还是选中了他,事实证明,斯玛特在场的时候,球队每百回合赢对手4.7分,在这个赛季这个数据仍然很高,最近的8场比赛里,斯玛特的效率值达到了+13.1。

  博伦说:“斯玛特有做教练的潜质,要是他以后做了教练会是一个出色的教练,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他在防守上做的真的很好,”斯玛特在高中的时候防守就很出色,他在防守的判断上似乎有一种本能在指引着他,如果你问他是怎么看清场上的局势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斯玛特觉得他为球队所做的被低估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入选防守一阵的。虽然他的表现上不了ESPN的精彩集锦,也无法让他在全明星的选票中得到更高的票数,但是他很满足自己在球队中的角色,他只想为球队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他很真诚,更重要的是他带着他哥哥和母亲的意志在打球。

  在托德还没有被疾病打败的时候,他经常带着弟弟和妈妈出去购物玩耍,他也从不抱怨自己的痛苦。他知道自己最后无法战胜癌症,但是他不希望疾病影响他的生活。他一直努力让斯玛特和兄弟们变得更好,让他们长大以后能像他一样出色。斯玛特一直认为托德是上帝派来指引他的天使,他从托德身上学会了坚强和永不放弃,只有心存希望才会变得更好。斯玛特的母亲也给了他同样的鼓励。他说:“我清楚的记着哥哥在重病中仍然有积极的心态,微笑着面对生活。我没有疾病为什么不能像哥哥一样坚强勇敢呢?虽然我的哥哥在3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他给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会带着他的意志生活下去。”

  当斯玛特被问他一些他曾经做过一些过分的事时,他承认自己有时候很需要控制,斯玛特说:“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我的性格可以让球队赢球,也可以给我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我只想做最真实的自己,我不想改变,我只会让自己变得更理智一点。我会让自己继续保持侵略性,让自己在赛场上更专注,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中去。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打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退缩,那些挑战我从不畏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