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威廉姆斯:试着教给年轻人我曾被教授的东

  美媒HoopsHype近日与黄蜂老将马文-威廉姆斯进行了一次专访,马文在采访中谈到了对自己生涯、黄蜂的休赛期引援、沃克的进步以及篮球玄学等多个话题的看法。以下为专访的具体内容:

  Q:在过去的这个休赛期里黄蜂引入了多名新球员,最引入注目的就是托尼-帕克。招揽到这样一位四届总冠军、未来名人堂球员的感觉如何?就帕克在幕后是如何帮助队员而言,你具体看到了哪些东西?

  马文:毫无疑问,帕克带来了大量的经验和领导力。他的表现难以置信,他非常乐意帮助球员。他一直有和我们所有人交流,小到像蒙克,布里奇斯这样的20岁的年轻人,大到除他之外的队内老将,包括我在内。他真的带来了极其多的比赛经验。他乐意去教导所有人,并对我们非常耐心。他所处的情况就是我们中间大多数人都缺乏经验,所以他的学识和智慧真的能帮助到我们。他很想帮助我们提升到下一个层次,他非常积极地在帮助以及指导我们,这一点非常重要。

  Q:当你第一次听到帕克加盟球队时,你是什么反应?他没有终老马刺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意外。所以对于这笔引援你是什么样的看法?

  马文:我记得当时我和沃克同时看到加盟消息时,我们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我真的很难相信,一开始这真的难以置信。但后来我发现消息属实,他真的要来夏洛特时,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都很高兴,我还记得肯巴-沃克的反应,他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俩当时的表情都是一样的难以置信。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角度,帕克一直有着顶尖篮球水准,他是真正的冠军球员,名人堂级球员。得到这样的球员来帮助我们真的非常幸运。

  Q:你提到你是除了帕克之外队内最年长的球员,时间真的过得飞快,但似乎看起来你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老将角色。当你讲话时,更衣室里的球员都会聆听,你具体承担了哪些责任?你又是如何享受其中的?

  马文:我认为对我来说最关键的就是试着给年轻球员教授所有的我曾经进入联盟时被教授过的东西。我教了他们关于比赛的各种不同方面,和如何在场上以及场下做好自己,如何处理每日训练,如何制定发展路线以及如何保持职业性。这些事情都非常重要。我很幸运自己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很棒的老将来指导我,比如迈克-毕比、理查德-杰弗森、乔-约翰逊、洛伦岑-怀特、麦迪、斯塔克豪斯...我一直围绕在这些老将身边,他们教了我很棒的东西也确实帮助到了我。这几位不仅有很棒的个人成功,还会给年轻球员教授正确的处事方式。他们一直在确保这么去做。若没他们的帮助,我想我现在也不会站在NBA。他们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永远都会感激他们。

  Q:你在NBA征战了如此之久,也看过很多天赋出众的球员。当你看到迈尔斯-布里奇斯,不仅仅是场上表现还有幕后表现,他如何看待他的上限,你对他的比赛有什么看法?

  马文:天空才是这个孩子的极限。我想说的是,他还是个孩子,他才20岁。他能做的事会很疯狂。他是非常奇特的运动员,在我和他相处的三个月里,他所做的事是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见过其他球员做过的。他真的是个非常奇怪的运动员,他很特别。看他每天上场训练的感觉很棒,他有很棒的态度,也一直很积极。他想取得进步,他也一定会变优秀的。我们很兴奋能够在队里拥有他。

  Q:今年你们迎来了新帅博雷戈,一支新帅入主的球队通常一定会经历一个调整期。所以你们这个时期里感觉如何?你对博雷戈教练的最初看法如何?

  马文:那真的棒极了。博雷戈教练从和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就表现得很棒。他对我们很真诚,很坦率。他对我们球队的看法以及对我们比赛的期望有自己的角度,他也告诉了我们他所有的看法。我认为球员们也一直试着按他的希望去做。毫无疑问,作为球员的我们想提升到下一个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们都信任他,我们相信他的团队,相信他的体系。我可以告诉你队员们真的非常享受在他手下打球。

  Q:这是你和沃克合作的第五个赛季,所以你也近距离观察了他的进步。当你来黄蜂的时候,他才24岁,正要迎接自己的第四个赛季。后来他入选了两次全明星并每一年都有进步。现在的话,他场均拿下创生涯新高的28.3分,外加4.4篮板6.2助攻以及45.3%的命中率。我相信你也见证了他作为个人的成熟,就好比你从24岁到28岁也成长了许多。

  马文:老实说,他场上和场下的表现都是一样的。他和我五年前第一次见他时一模一样。当我第一次来夏洛特时,我听到的关于他的言论都是正面的。后来我最终见到了他,他确实很棒。他现在也还是一样,他并没有改变很多。

  但在球场上,他的进步真的让人赏心悦目。当你见证过他的努力,见过他每天的训练计划,见过他为提升比赛水准而复出的努力后,你就知道他确实值得拥有他现在取得的所有成功,甚至还有他未来即将取得的成功。

  Q:如果你从来没有打过篮球,你的生涯会用什么职业代替?我知道你年轻时就受到了来自NBA的关注,但你有曾想过这方面的事吗?

  马文:我想过很多次,老实说我还是不知道。我是一个工作狂,所以我觉得认为我可以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或者我可能会接两份工作。我热爱工作,这也是我成长的方式,也是我从我父母身上看到的品质。但我还是不知道我会从事哪个领域。我想说我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工作,或许我会进入课外培训机构?可能会当老师?像这样的工作可能会很有趣。

  马文:我不会说我是个迷信的人。但我非常注重计划性,我认为在相信玄学和按计划做事之间我平衡得很好。

  马文:每天早上进行投篮训练之前我都会练习举重,然后我才到场上进行投篮训练。训练后,我会回去洗个澡然后吃个饭。我赛前一餐要么是烤三文鱼,要么就是烤鸡。14年来一直如此,我也不会去改变。除了烤鸡或烤三文鱼外,我还会吃份米饭以及绿豆或者花椰菜之类的。就是我比赛日的食谱。然后就去球馆,投篮冰敷看录像,为比赛做好准备。

  我很注重计划性,但我不会执念于什么穿特定的袜子或者鞋子之类的玄学,这就是我说我不迷信的原因。我就是穿让我感到舒服的鞋子,不会去做什么迷信的事。假如今晚我拿20分,明天我拿2分的话,我也不会去特意换双鞋。所以我认为我不迷信,我十分肯定还有其他人和我一样是按计划做事的。

  Q:有时候就有意外发生或者你们要打白日比赛。如果你的计划被打乱,你在那些日子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马文:现在我知道该如何调整计划,我知道事情会顺利的。但在生涯前期,这确实会很艰难。比如你本来在晚上7点或者7点半的比赛突然跳到了下午2点。所有事情都会有点不同,你在场上不能总是像自己通常习惯那样得到相同的投篮机会,很多情况都会有不同。现在的话,我知道为了给比赛做好准备我需要做哪些事情,所以不会向以前那样糟糕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必须要调整好。

  马文:我在NBA真的没遇见过相信篮球玄学的球员。但我的高中教练Casey Lindberg真的超级迷信,我还记得我们曾有一段连胜,5连胜或者6连胜的样子,期间我们一直有听歌手Nate Dogg的专辑。有一次我们中间一个高年级学生没听这个专辑,教练就感到不开心。他还对自己穿的衣服、鞋子、袜子都很非常讲究,他和我到今天都有联系。他真的是我人生中见过的最迷信的人。

  Q:你如何看待自己与媒体的关系?我知道一些球员对媒体持敌对态度,但也有一些球员认为媒体可以提供曝光度,他们也能借此讲述自己的故事。你一直是个平易近人的球员,你对于媒体和球员之间这种活跃的联系有什么看法?

  马文:我很感激,我和媒体之间一直有不错的关系。当然不是说我和媒体的所有联系都是美好的,在那种情况下我就是试着保持自己的职业性。但大部分情况下我和媒体的关系都是很好的。我认为任何体育领域的运动员都希望媒体能公平对待,我所说的公平是,当你打得不好时,媒体出来说些话无可厚非。但当你表现不错时,你就不应该受到批评。这就应该存在公平。这就是我认为当你和媒体打交道时所能要求的一切。

  我知道你们媒体工作者有工作要完成,这和我们一样。这是你们的职业,但很明显的是,我们不可能一直站出来和你们一样来写些长篇大论,以此来改变舆论或者阐述事情的另一面。这就是我在和媒体人士相处时会尽量保持职业性的原因。但在强调一次,我很感激我现在和媒体建立起的这段非常棒的关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